零售简报 当前位置: 深圳珠宝网 > 关于我们
2019年03月零售简报(上)

珠宝税收红利拉动国内的消费总量

2018年9月30日,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印发公告称,自2018年11月1日起,降低部分商品的最惠国税率,珠宝类进口商品的最惠国税率由8%降为4%。对此,业内专家指出,税收的红利让中国市场更为开放。

“关税的降低一方面降低了企业的资金成本,便于更多的外国品牌进入中国市场,繁荣丰富国内珠宝市场,促进中外珠宝文化的互相交流。对于消费者来说,不用走出国门就能买到国外珠宝,提升了消费者的消费体验。”中华老字号懋隆珠宝战略发展部部长张振忠表示。

据懋隆珠宝保税仓库主任郝葵杰介绍,中国市场对国外珠宝的需求量很大,但是长期以来制约珠宝进口的因素主要有两个,一个是海关政策的不稳定性和缺乏延续性,有时令珠宝进口商应接不暇,另一方面是进口关税高企。“在降税之前,珠宝首饰类的平均关税在50%左右,降税之后为25%~30%。”他表示。

消费者则是关税降低的直接受益者。“珠宝特别是成品首饰的进口关税下降无疑对进口品牌饰品是一大利好,目前我们经营的珠宝品牌已经和品牌原产地国家的价格差异非常小了。”ONE JEWELRY创始人、董事长李军表示。

MATROGBJ美罗国际珠宝总经理沈凯则示,为顺应关税降低的形势,美罗国际珠宝也相应的调整了商品的价格,零售价降幅在10%~15%。对于消费者而言,价格已经基本等同于在品牌原产地购买。

进口珠宝价格的下跌无疑拉动了国内的消费总量。上海钻石交易所总裁林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以上海钻石交易所为例,各国通过上海钻石交易所进口到中国的钻石都免除关税,增值税由16%降到4%,“减免关税之后成交额越来越高,我们每年的税收也不降反增”。

保税政策则是支持海外珠宝进入中国展示、销售、交流的另一重要政策。1月8日,上海张铁军实业集团打造的上海国际品牌珠宝中心试营业。“所有商场内的商品可以全年做区外保税展示、销售。”上海国际品牌珠宝中心副总裁叶天雄介绍道。

MATROGBJ美罗国际珠宝也采取珠宝国内销售保税模式,保证了消费者以海外同等价格获取最心仪的海外珠宝。

据叶天雄介绍,采取保税模式,商家只需在产品销售之后缴纳税款。而在没有保税模式的情况下,商家需要在展示、销售之前就缴纳税款,这无疑增加了企业的资金负担和销售压力。

“很多中高档珠宝进入中国并不是为了直接销售,可能仅仅为了宣传、推广及文化和设计交流等。在没有保税的情况下,很多海外珠宝商家由于担心商品最终不能售出,造成关税损失而望而却步。”郝葵杰说道。

 

中国黄金储备三连涨!

国家外汇管理局3月7日公布的数据显示,中国2月外汇储备30901.8亿美元,环比增加22.56亿美元,连续第四个月录得增加,增幅0.1%。前值30879.2亿美元,预期值30879.5亿美元。

2月末黄金储备为1874吨,价值794.98亿美元,较前值小幅增加;1月末黄金储备1864吨,价值793.19亿美元,这同时也是黄金储备连续第三个月录得增加。

中国黄金储备,黄金储备

注:自2016年4月1日起,除按美元公布官方储备资产外,增加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特别提款权(SDR)公布相关数据,折算汇率来源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网站,其中2019年1月USD/SDR=0.71393,2019年2月USD/SDR=0.71532。

 

2019年黄金有望重夺“光芒”?

黄金在2019年初昂首向上,价格一度冲高至1345美元附近,但随着贸易局势释放积极信号提振风险情绪,黄金再度重返1300关口下方。

事实上,预测2019年黄金的价格令人苦恼,因为2018年的低迷主导了该行业。然而,由于外界因素影响价格,黄金在2018年第四季度整体上涨。

行业人士SASCHA SOLOMONS写道,这可能是一个小迹象,表明未来一年该行业可能会更加乐观。

世界黄金协会(WGC)投资研究主管JUAN CARLOS ARTIGAS表示,2018年对金融市场来说是过山车般的一年,大宗商品也不例外。

黄金

更高的利率、强势美元和不断上涨的股价在2018年的大部分时间里阻碍了黄金的表现。

不过,随着地缘政治和宏观经济风险升级,全球股市暴跌,第四季度黄金价格出现反弹。

他强调称,金价反弹,2018年收于1280美元/盎司左右,去年仅下跌1.5%左右。事实上,黄金的表现超过了几乎所有的全球金融资产。

展望未来,世界黄金协会预计过去两年的全球形势,以及2018年末形成的风险将继续存在。

有三个趋势将在2019年定义黄金表现方面发挥关键作用。

首先是持续的市场不确定性,以及贸易保护主义政策的扩张,这些因素将使黄金作为对冲工具的吸引力越来越大。

其次,金价可能面临加息和美元持续走强的不利因素。然而,随着美联储采取更为鸽派的立场,以及其它央行或推迟货币政策正常化,这些影响可能会减弱。

第三个趋势是,印度和中国等关键市场的结构性经济改革,将继续支持黄金需求,无论是珠宝、技术领域还是储蓄手段。

此外,很多央行在2018年买入黄金,世界黄金协会认为,未来几年,它们将继续扩大黄金在外汇储备中的使用。

ARTIGAS补充称,在这种背景下,随着投资者寻求回报、流动性和多元化机会,黄金将变得越来越重要。

WGC的首席市场策略师兼研究主管JOHN READE指出,投资者和投资从业者常常把黄金和大宗商品混为一谈。

无论是作为大宗商品指数的一个组成部分、ETF中的一种,还是作为大宗商品交易所的一种期货交易,黄金都被视为这一复杂体系的一部分。

毫无疑问,它与大宗商品有一些相似之处,但仔细观察供需构成,就会发现,两者之间的差异大于相似之处:

黄金供应是均衡的、深度的、广泛的,有助于消除不确定性和波动性;

由于黄金不像其他大宗商品那样被消费,其地表以上的库存总是可以持续利用;

黄金需求来自广泛的行业和地区;

黄金是一种奢侈品,也是一个安全的避风港,在经济低迷时期为投资者提供了更好的保护。

 

香港与内地珠宝贸易:黄金完胜钻石宝石

广州钻石交易中心近日对海关总署最近公开的2018年月度进出口数据进行了分析,情况显示2018年内地从香港进口的归入海关编码协调制度(HS编码)第71章的商品货值超过26亿美元,贡献了当年内地从香港进口贸易总额的31%。

根据《商品名称及编码协调制度的国际公约》的注释,HS编码第71章所指的商品为“天然或养殖珍珠、宝石或半宝石、贵金属、包贵金属及其制品;仿首饰;硬币”。我们可以把纳入这一章的商品的贸易数据视作珠宝类商品的贸易数据。数据显示,这一章所包括的商品,内地从香港进口的大部分数据贡献都来自于黄金贸易,并不是有些分析所指的钻石和宝石贸易占主导比例。

图1 2018年内地从香港进口贸易统计

黄金贸易远胜钻石宝石(图1)。2018年2月,内地从香港进口的贸易经历一个季节性的低潮(2.81亿美元),自3月至10月间则蹒跚在5.68亿美元至7.58亿美元之间,在11月达到9.73亿美元,并在12月跃至13亿美元(见橙色数据柱)。在这一波年底冲刺中,珠宝类商品(HS编码第71章,见蓝色线)领跑其他各类商品,贡献了该月三分之二的进口金额。全年从香港进口至内地的71章商品贸易中,黄金占了最大的比重(87%),金额超过23亿美元。

自2013年起,指定的银行和企业获得了从海外市场进口黄金的资格,从那开始,香港就成为内地进口黄金的主要来源,黄金也在内地进口第71章商品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2018年,香港特区是中国内地珠宝类商品进口贸易第七大伙伴,排在瑞士、南非、澳大利亚、加拿大、美国和印度之后,新加坡、日本和比利时紧随其后。显然,瑞士、南非、澳大利亚、加拿大和美国对中国内地出口黄金在其各自的对华第71章商品出口贸易中有较大的占比(图2)。

图2 中国内地珠宝进口贸易伙伴前十名

宝石进口远未满足中国内地市场。中国内地主要有两种贸易方式,即一般贸易和加工贸易。在一般贸易中,进出口的商品要在进入/离开中国内地关境的时候需要缴清进出口环节税款;在加工贸易中,进出口商品只在内地进行加工,不在内地市场销售,完成加工之后需要复出口到海外,商品本身没有发生进出口环节的税费。数据显示,在海关一般贸易统计数据中,除去钻石类商品,2018年来自全球各地的宝石类商品进入到中国内地市场的货值仅为9000多万美元;而按加工贸易方式进入内地市场的宝石类(不含钻石)商品货值为3.69亿美元,它们在完成加工后都需要复出口到海外市场。

根据上海钻石交易所发布的统计数据,中国内地2018年一般贸易进口的成品钻石金额为27亿美元。反观第71章的珠宝类商品整体进口数据,2018年共计一般贸易进口404亿美元,其中黄金就占了83%。中国是世界第二大珠宝市场,9000万美元的一般贸易申报进口宝石远难满足市场需要。

宝石贸易会把外汇“搬运”出中国内地吗(图3)?2015年4月-10月,2016年2月-7月,以及2018年10月-12月,中国内地从香港进口珠宝类商品货值显著上升。美元在这些阶段也处于走强状态,自然引起珠宝贸易“虚高发票”的遐想。9000万美元的宝石一般贸易进口,相比起404亿美元的珠宝类商品一般贸易进口总值,看不出宝石一般贸易进口有多大的美元“搬运能力”。而且,把黄金进口从中国内地的珠宝进口贸易中剔除后,可以看出并没有受到美元汇率或黄金价格的明显影响(见图3中2018年的紫色曲线)。

对黄金而言,2016年7月内地从香港进口黄金激增的时候,海关总署新闻发言人也进行了解读,认为是“内地自香港进口突增主要是黄金进口增长较快引起的,这与内地近一段时间以来黄金消费市场需求增加有关”。黄金价格、美元汇率,以及国家官方储备资产之间有着有趣的平衡。国家外汇管理局在上述期间也增加了黄金官方储备资产。

图3 内地从香港进口贸易统计(2014-2018年)

展望2019年。宝石、钻石和珠宝首饰的进口需求潜力巨大。国家自2018年起陆续推出一系列政策,包括加强边境反走私执法,推行增值税改革并完善税务体系监管,加强外汇管理等等;更值得关注的是2018年内几次调低超过700多项商品的进口关税,当中就包括第71章的多个珠宝类商品项目;2019年3月,全国人大会议更传来降低增值税的一连串利好消息。

中国是世界第二大珠宝钻石消费市场,在整体降税和规范经营的大环境下,2019年的中国珠宝钻石市场值得观察。而作为世界最大的合成钻石/培育钻石生产国,这个新的品类在国内和国际市场的发展也值得我们关注。

文中进出口统计数据来源: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关总署官网

零售行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