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新设计 > 设计师> 正文

张静初牵手永恒印记

时间:2015-08-06 16:20:41 来源:深圳珠宝网

  媒体:这次跟Forevermark®永恒印记合作,静初自己也设计了一款钻饰作品,有没有想过自己出嫁的时候会不会为自己度身订做一套珠宝当作嫁妆?
  张静初:这个真没有想过,这次跟Forevermark®永恒印记一起合作,对我来说挺心惊胆战的。因为开始完全不知道如何着手,但是我就是被他们的理念吸引了,觉得“承诺”和“牵手”觉得看似在生活中处处都能遇到,但又是很感动的。因为这个原因,所以我想那我试一下吧。
  媒体:你最近拍了一套婚纱照,而且看到这么多朋友,例如赵薇、Baby她们都结婚了。对自己的未来有没有什么计划?
  张静初:我觉得最重要的是要碰到合适的人,我的性格就是觉得自己呆着就特别好。所以我觉得除非有另外一个人他让我觉得跟他在一起比我自己呆着还要好,我才可能会想到说恋爱、结婚。这个到时候就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了。
  媒体:前两天看你去宣传《迷城》的发布会了,最近有什么电影宣传吗?
  张静初:有拍了的,但是还没有上。
  媒体:有尝试新鲜的角色吗?
  张静初:《三体》刚刚拍完,下半年已经可能排到1月份了,一直在拍摄。
  媒体:你在《谍中谍5》中扮演什么角色?
  张静初:那个只是因为跟导演认识,希望我去参演。其实我最早参演《尖峰时刻》时刻都是07年的事了。我觉得是一个很有意思的经历,能够跟很多不同的团队工作。但是我从来也没觉得这件事情有什么太大的了不起的。因为现在中国电影也很厉害。

  媒体:您早期像《唐山大地震》那会儿有很多经典的作品,现在比较少了,而且现在很多年轻演员涌现出来了,有没有觉得自己的位置受到威胁?
  张静初:我从来没有想过有什么位置,也可能有人说你最近很红,或者你最近不怎么红这样那样的话,可能我对这个事情不敏感吧,我觉得这个可能跟我自己没有太大的关系,最重要的是我能够过随我自己的心意,过的开心。就像设计这个作品说得那样,不忘初心。想说,我进入演艺圈可能就不是为了名利而来的,能够有名利对我来说真的是锦上添花受宠若惊的事情。但是我毕竟只是希望拍好的电影,参与好的制作,这个不会改变,也不应该改变。
  媒体:静初,听说你最近有在健身,现在很流行健身热潮,您是不是一个健身达人?
  张静初:我自己觉得健身特别重要。我天生体质不是特别好,工作平常压力也特别大,而健身对排解压力,增强体质都非常有帮助。健身也能让人自信,能让特别的乐观。很多让你觉得特别辛苦的时刻或事情,健身完之后觉得好像都不是问题了,所以真的很好。
  媒体:平常都怎么健身?
  张静初:跑步、做一些力量的训练,有条件的时候游泳。
  媒体:你是学导演的,而且你之前合作过这么多明星,包括刘德华、吴彦祖、范伟等等,如果你导一部戏会启用这些合作过的演员吗?
  张静初:没有具体的想法,找到题材的时候再根据题材再找演员。我合作过的很棒的演员很多,希望自己如果有机会做幕后的时候,会以另外一种方式跟他们合作。
  媒体:现在很多明星都在参加综艺节目,你自己有想过吗?
  张静初:可能还是需要更合适的时机。我可能由于本身性格原因,目前还是电影、电视为主。
  媒体:今年Forevermark®永恒印记承诺活动的主题是“牵手,让真正的承诺永不褪色”,您是怎么理解这个主题的?
  张静初:承诺和牵手,我自己个人认为承诺是发生在生活中的每一个时刻。可能并不是比如说结婚在婚礼上说我愿意,这么庄重或者这么单一的。承诺可能是我接受一份工作,交一个新的朋友,包括跟父母的相处,都是承诺。承诺代表着你要真诚,更要坚持。
  媒体:静初你觉得Forevermark®永恒印记选择你作为品牌挚友,欣赏的是你身上什么品质?性格或者说是其他和这个品牌契合的地方?
  媒体:这次只是一个作为钻饰设计的跨界合作。气质,之前就有过很多合作,他们经常有一些设计师的作品,我在拍照的时候也经常看到,我觉得很震撼,因为设计地非常漂亮非常有创意。这次找我做设计的时候压力也很大,想怎么做啊?但是我觉得一个从无到有慢慢的一个发展的过程。看到成品的时候还是挺惊艳的,这个比我想像的还要美。
  我担心有一点烦琐的设计出来以后会不会不够柔软,不够伏帖,结果等钻饰作品呈现出来的时候,非常喜欢。
  媒体:比如黄晓明和Baby也快结婚了,比如有没有想过送他们一个自己设计的作品?
  张静初:这个得问Forevermark®永恒印记。品牌方,能送吗?
  媒体:你说到为此次活动设计了一款您的个人钻饰作品,设计的是什么样子的,你觉得珍贵的钻石应该是什么样的?
  张静初:我自己设计的钻饰作品,在今晚的承诺盛典上就可以看见,是有一点像孔雀的羽毛,在中心的位置眼斑位置是九瓣菊花,中间有一颗很漂亮的单钻,细小的颗粒组成的,远处看有一点闪烁,我觉得就像一个人的人生吧,是由很多精彩瞬间组成的完整人生。我觉得钻石最重要的是灵动,美丽的钻石的设计,因为它本身的材质是很透明、很璀璨和坚硬的,怎么把设计里把灵动和柔美带进去非常重要。
  媒体:您自己设计的这个钻饰,那个羽毛对您来说有什么特殊的意义吗?是把自己什么样的心情表达出来,或者对爱情的什么期待?
  张静初:最重要的其实还是跟“众”这个字有关。就是每一个细小的羽绒可以理解为是人生中你的生活每一个片段和瞬间构成的人生,其实也可以把它想成每一个个体在一起紧紧相联,形成的还是羽毛,每一个个体到最后变成一个整体,这是一个整体和个体的关系,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关系。我也相信这个世界,大家都是互相连接的,其实谁也少不了谁。所以我觉得彼此关爱,彼此信任的话,最后都会作用回自己的身上。
  媒体:未来把方向会放在影视还是说搞一些设计,还是说其他方面都会涉猎?
  张静初:这个只是一次尝试,我还是会以拍戏为主。
  媒体:钻石代表着永恒,你期待什么样的爱情,是像钻石这样的吗?
  张静初:其实人都是期待永恒的,但是同时我们的生命是短暂的,肯定没有钻石那么永恒。其实钻石是寄予了我们对生命、对情感的一种态度和期待,所以才会那么多人都会喜欢钻石。我自己对爱情的态度就是我希望那个人能像我最好的朋友一样,是一个让我开心,让我信任,可以跟我分享生活中点点滴滴的人。
  媒体:这次看到了静初跟Forevermark®永恒印记合作有很棒的设计,平时您喜欢珠宝吗?日常生活或者出去隆重活动的时候搭配方面您有什么时尚的心得?
  张静初:其实没有哪个女人是不喜欢珠宝的,它能够瞬间点亮你。我自己平时生活中打扮很简单的,比如衬衫、长裙等等,但是我会戴一个小的耳钉、项链或者耳环之类的,细节点缀很重要。
  媒体:今天你自己的造型是自己搭配的吗?包括耳环搭配有什么意义吗?
  张静初:其实这个耳环不是我设计的,是Forevermark®永恒印记的产品。因为我生活中就像我今天穿的一样,我喜欢穿比较素比较简单的衣服,所以我觉得首饰还是挺重要的。
  媒体:很高兴见到你静初,这次Forevermark®永恒印记合作是出于一种什么样的机会,为什么要选择Forevermark®永恒印记?
  张静初:其实应该问他们为什么选择我。因为其实有机会跟大家一块来合作珠宝设计的这个活动,我其实是很开心的,当然有一点点担心,就是不知道我到底会做成什么样子,压力也挺大的。
  特别吸引我的是他们的今年的主题,就是承诺和牵手的行动。我自己其实是很有体会的,因为我们中国人从小到大表达情感有的时候会比较含蓄。就像是你好像不记得跟谁牵过手,包括小时候跟小朋友手牵手放学回家,有的时候长大一点都会觉得有点尴尬。
  我自己体会很深的是,上了中戏才会牵牵我妈的手过马路什么的,那一瞬间传达给我的是很莫名的那种感动。因为你会觉得我们都爱对方,可是我们真的都太不善于表达了。所以我觉得牵手行动是一个表达出你对对方的关心,对对方的爱。我觉得不管是对小动物也好,还是对你的父母也好,对你的朋友也好,或者对你的爱人也好,这是一种很勇敢的表达,而且让对方知道。
  媒体:您这次作品中融入了牵手和承诺,您觉得承诺在你的心目中有一个什么更深的含义吗?
  张静初:承诺第一代表了真诚,还有一个是代表了一种精神,就是坚持。因为其实在我们的生活中承诺比比皆是,包括你认识一个新的朋友要以诚待人,或者你接受一个新的工作,其实是一种承诺就是不要辜负别人的信任,要全力以赴。我觉得真的是坚实的,我们每天都遇到的。
  媒体:你刚才说到了亲戚和朋友,你在设计之初有没有和朋友、家人分享这份钻饰作品,他们有没有给你一些建议?
  张静初:有,我跟朋友一起之前找了很多牵手的照片,大家互相发给对方,看了这些照片都非常感动。很多是年纪非常大的老爷爷、老奶奶,还有甚至小企鹅的,包括小朋友的,和情侣的。有很多很多牵手的照片,让我忽然想起来一个“众”字,因为我觉得两个单独的个体当他们可以牵手相连的时候,其实就是它将会成为一个很有力量的整体。从这个“众”慢慢延伸到可以用羽毛这样的一个形式来展示这个设计。
  媒体:其实您现在已经算是一位新锐珠宝设计师了,每一位设计师设计作品中都从这或者那找灵感,有的是旅行有的是来源于一张图片,你的灵感来自于哪?
  张静初:首先是“众”字,我相信人和其他生命之间是彼此成就,彼此关联的,人从来都不是能够独立和单独存在的。所以你去关心或者去对对方付出你的爱,其实最后都作用在自己的身上。还有就是眼斑那个位置,我很喜欢种花,我家里头种了很多很多花,我特别喜欢雏菊,家里有各种各样的菊花。所以种花的过程中也想到了,眼斑,就是孔雀羽毛中心的眼斑,要不然就设计成一个九瓣的菊花吧,又长长久久,而且菊花非常有生命力,非常淡雅,所以我觉得它是很平凡但是很美丽的花。
  媒体:设计过程中有没有遇到一些艰难的事情或者好玩儿的事情可以分享的?
  张静初:艰难的事情就是一开始还没有想到孔雀羽毛的时候,画图的时候比较艰难,画的是一个鹅毛,你觉得会有一点硬或者有一点简单。后来想到既然要画要不然就画最美的羽毛吧,就画了孔雀的羽毛。它是一点一点的完善,一点一点的呈现出来的。
  媒体:您在日常生活中会用钻饰搭配整个造型吗?
  张静初:我生活中哪怕穿最简单的T恤也会戴简单的首饰,我喜欢造型简单灵动的活泼的钻石和戒指。我是觉得不用多,尤其生活中,但是一定在你身上有亮点。
  媒体:能不能透露一下接下来工作的计划?比如拍什么新电影,有什么新的动向?
  张静初:具体动向还是要等到发布会的时候才能说。但是下半年从9月到1月基本上已经是没有什么休息的时间了。
  媒体:我们期待你的新戏。
  媒体:因为发布会的时候介绍这次设计的主题是「初•心」,我们知道您的孔雀是2005年成名的,这十年来回顾当初的话你的初心又是什么样子的?
  张静初:我的初心觉得没有什么太大的改变,就是做自己觉得有意义的事情,不管是拍戏还是其他的合作过程工作,或者是一段旅行,或者花时间跟父母在一起,跟朋友出去旅行。这一切,我觉得是让这段生命有意义有价值的事情。
  媒体:您当时学的是导演戏,做演员是怎样的机遇?
  张静初:其实做演员很偶然,在学校的时候可能有机会搭戏,毕业之后又一直有机会拍一些广告什么的,当时是想有一点收入还可以再继续上学。然后才有机会碰到了《孔雀》,这算是一个转折点。没有孔雀我想我现在可能不会是演员。
  媒体:这十多年来你有没有自己感到特别迷盲、有挫折感和想放弃这种负面情绪的时候?
  张静初:当然有。因为演员的职业比较被动,我会一直想逃,我不喜欢生活在一个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的一个环境。当然比较幸运的是,我一直都有还不错的片约,也还有不错的导演合作伙伴在找我,鼓励我。因为他们知道我可能有一点不是那么稳定的想呆在这行里。我觉得也是因为有他们我才能一直坚持下来。做演员有一点好,就是你可以接触到方方面面的,甚至是各个国家的,很有意思的创作团队。所以回想起来,这十年过的还是很有意思的。
  媒体:我觉得您演的电影不多但是令人印象深刻的挺多的。我喜欢的角色包括《孔雀》里面的姐姐、《门徒》里面的阿芳和《唐山大地震》里的角色。您自己有没有哪些角色觉得很适合自己,也挺满意的?
  张静初:有你刚才说这的三部,还有像《红河》这种。你一开始完全不知道怎么演,也不知道怎么做,但是出来的结果还是很惊喜的。有点像这次他们邀请我设计关于承诺的作品,一开始也觉得压力很大。首先,设计很难,还是珠宝的设计,比较好的是我觉得这个主题很有意义的,我很喜欢。可是怎么表达呢?因为只是一个词,怎么把它变成一个具体的形象,最后还能够非常完美的佩戴出来,可以衬托一个女孩子气质?所以我一开始一直在想怎么办?可是最后出来还是蛮惊喜的。所以我喜欢这样的事情和工作,就是一开始觉得完全不知道从何下手,最后反而有惊喜的结果。
  媒体:大家都公认你是演技好,得过那么多奖,你觉得自己是天生就有的,还是演技可以通过后天努力慢慢挖掘自己不断成长的?你为提高自己的演技做过哪些努力?
  张静初:分两个部分。一个部分是感受力,这个可能是天生的,就是你要是没有感受力的话可能不适合做这行了,可能比较敏感。还有一个就是愿意在镜头前表达自己。但是有一部分是真的需要后天培养的,比如怎么排除干扰、怎么样真的像这个作品一样保持初心,怎么样在这样一个纷扰的环境里还能够安静下来。还能够以一个最简单、最没有负担的状况进入另外一个生命的躯壳里面,在那开始生活,开始新的一段旅程。这还是需要一点点训练的,就是怎么样排除干扰,怎么样让自己迅速的进入到另外一个生活或者生命的环境里,就是活在另外一个当下。
  媒体:像我比较喜欢看你的文艺片,你自己喜欢看的电影的类型和你想去演的电影有冲突吗?还是一样的?
  张静初:我自己倒是没有特别的想过什么类型文艺片,就是喜欢比较深入的发觉和深入的塑造人物。比如《门徒》、《唐山大地震》都是商业片,可是人物还都挺文艺,所以也很幸运。
  媒体:但是也有很科幻的这种人物。
  张静初:我不管是演哪样的角色,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自己要去相信他。因为像《三体》是科幻片,会觉得叶文洁这样的天体物理学家离我很远,觉得怎么会做出如此反人类的事情来,也是离很远。但是慢慢把自己放到她的生活环境,她所接触的知识和世界是什么,慢慢了解她,那个过程很有意思,开拓眼界,让您从另一个角度看宇宙、看生命和你的日常生活。
  媒体:平常日常生活中你喜欢什么样的钻石,挑选首饰有什么标准?
  张静初:我自己挑选钻石都是很简单简约的一般就是单颗钻,这个作品很难把你想像的东西呈现出来。之前我有一点担心这种繁复的东西怎么样用钻石呈现出来?我之前也接触过各种各样设计师的作品,但是没有戴过类似于羽毛的饰品。可能水滴、雪花这些很多,真正有羽毛的感觉我是觉得好像从来没有过。所以我想就挑战一下吧,既然他们觉得我可以,那我就来挑战一下吧。
  媒体:设计的时候有没有在自己的脑海中什么样的女性最适合佩戴你这件珠宝?
  张静初:我觉得还蛮百搭的,珠宝可能挑衣服,可能还是适合比较简单的黑的,深V的,或者抹胸的衣服,就是它适合很简单的衣服佩戴这样的珠宝。挑人倒还没有想过。
  媒体:这次跟Forevermark®永恒印记合作的感想是怎样的?
  张静初:这次合作是一次比较深入的合作,之前更多的可能是佩戴他们的首饰拍照或者活动。这次因为跟设计有关,所以经常要进行沟通,一开始讲到承诺和牵手行动,之后又从这个延伸出了众人的“众”字。这个怎么表达呢?我想到了羽毛,但是有一点点担心和困扰,到底可不可以用这么坚硬的材质,比如说钻石,来体现出羽毛的灵动和轻盈。其实这个过程中跟他们有挺多的沟通,他们说没媒体题,只要你可以设计得出来我们就可以做得到。所以,这是一次还是很有惊喜的合作,因为我看到成品的时候,戴上它第一次是拍照,想着真的是我设计的吗?真的很美。
  媒体:想问一下承诺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你怎么样将“承诺”概念运用到钻石设计中的?
  张静初:承诺对于我来说更像是生活中的点点滴滴,因为承诺对于我来说是两个词,就是以诚相待和持之以恒。这个不管是在生活中还是在工作中,比如说你接触一个新的朋友,你真诚的对待他,包括父母的养育之恩你也是一样要好好的赡养父母,尽孝道,包括你接受工作其实就是一个很正式的承诺。那就是不要辜负别人的信任。所以我觉得,可能承诺对于我来说是你和别人的关系,其实我们平常交往朋友也特别的明显,有的时候并不是看他做的多么大的事情,而是可能在生活中的细节,你觉得他是不是一个有诚信的,可以信任的朋友。
  所以我觉得承诺这个词其实是代表了你跟别人相处的关系。所以我后来又想到了,因为有牵手行动,想到了“众”字,由这个一点一点延伸到现在的这个作品。
  媒体:这次跨界设计了一款个人的钻饰作品,以后有没有想到直接跨界做设计师,包括您是如何理解跨界的?
  张静初:首先有很多很棒的跨界设计师,都很成功。因为艺术是相通的。但是我自己,我觉得这只是一次小小的尝试,真的很难。这个过程中我也得到了很多Forevermark®永恒印记专业团队的帮助,要不然的话可能很多地方就卡住了,我会觉得这个肯定走不通。所以对我来说是一个学习的过程,当然也让我觉得很多事情只要你敢想它就有可能呈现出你意想不到的精彩。就像我看到那个作品的时候都很难想像这真的是我设计的吗?真的很美。
  媒体:你在生活中有没有一些给自己的承诺现在正在实现的这样小的承诺?
  张静初:生活中处处都是承诺,就像我接受一份工作,其实我选择钻饰设计,这也是一种承诺。因为我答应的时候并不知道最后出来会是什么样的东西,我也很忐忑。因为我喜欢这个理念,我也相信可能会是一次很有意义的探索,所以我才去做了,所以我觉得在实现承诺的过程中,可能最大的受益者是自己。
  媒体:如果遇到对的人您希望他送您钻石示爱吗?
  张静初:可能这还是一个蛮常规、蛮美好的瞬间吧,所有的女孩子可能都还挺期待那一刻的。虽然在电影里反复的出现了,但是有一天你是女主角的时候心情是不一样的。
  媒体:我们参加过很多次Forevermark®永恒印记的活动,今年看了初稿感觉是历年之最,你今天佩戴的耳环也是比较大的,你平时就是喜欢这种比较夸张的吗?喜欢什么样的饰品?
  张静初:我可能是两个路子。生活中我可能喜欢特别简约的,我选择钻石和钻饰也是有的是偏古董一点,但是还是很简单的。但是如果我在参加活动,或者红毯或者拍照的时候还是喜欢设计感强的,因为那个时候也不会有违和感,大家也不会觉得很夸张,更多的是欣赏一个艺术品。我当时设计的时候就想着既然已经这样了,就任性一回,就放开的想。我之前也看过很多珠宝设计,比如有很多跟花园有关的,跟鸟有关的,或者跟水、冰、火花这些有关的。跟羽毛有关的其实好像之前没有戴过。所以我说既然要做就做一个之前没见过的吧,所以选了这个。
  媒体:您平常搭配礼服方面,珠宝首饰搭配有什么心得吗?您平常最喜欢哪种首饰?
  张静初:还得看场合,礼服很多时候就要看礼服的样式,比如露背的礼服,前一段时间上海电影节就是这样的礼服,选了Forevermark®永恒印记的一个耳环,是一个很奢侈的蓝牙耳机的设计,我觉得很酷。钻饰是让你更加生动和闪耀的一个很重要的标志。
  媒体:我是武汉的媒体,想问您一下,女明星代言钻石很常见,您认为是什么原因Forevermark®永恒印记选择了您作为他们的品牌挚友?
  张静初:其实这次的合作是他们年初找到我,说要做一次这样品牌挚友的跨界设计,以“承诺”和“牵手”行动为设计理念做一个作品。我当时听了觉得还挺兴奋的。因为我之前在很多活动上和拍照上,其实有戴过他们的设计师的作品,Forevermark®永恒印记设计师作品是非常厉害的,让我惊叹。我记得有一次我戴他们的作品的时候看到上面有一只小鸟,你走动的时候翅膀还可以颤动,可能你觉得珠宝首饰是比较坚硬、冰冷的,它可以做的如此的生动,我觉得设计师的想法还是需要有这个能力和技术呈现出来。所以这一次合作的时候我也没客气,就是任性了一把,设计的作品也比较复杂。因为我相信他们是有这个能力呈现出来的。
  媒体:怎么想到用孔雀羽毛做表现手段的?
  张静初:最开始一个关键字就是“众”字,因为众字首先它有点像是三个人手牵手的感觉,三站立的人,“众”又代表众多的意思。所以想到这个字之后,我想用什么来代表这样的一个作品呢?所以当时就想到了羽毛,因为一个羽毛首尾相联的时候,它身上有很多细小的羽毛,像是一个人的人生细小的片段组成一个完整的人生。所以这就是一个个体和整体的关系,也有点像“众”的关系。所以我觉得从这个才生发出,也许是可以以羽毛的形式来呈现。
  媒体:在你的印象中,你对多少人有许下过承诺,能跟我们分享下一些承诺的故事吗?
  张静初:对多少人许下承诺?太多了。生活中真的是每一瞬间你都在执行着某种承诺。因为我自己对承诺的认识就是以诚相待,持之以恒。不管是对亲人还是对朋友,还是对你接受的工作,都是比较正式的承诺,我觉得都是这样的。
  所以我觉得也只有这样你才能够真正的交到好的朋友,做一个比较快乐的人。因为我们这个世界上其实每一个人都是跟别人或者你跟别的生命是彼此关联的,我们都不可能单独存在。怎么样处理好自己可能跟别人的关系,就是这个个体和一个整体的关系,是很重要的。这个时候承诺就是一个关键词,如果是一个人家认为你是可以信任的人,你是一个言而有信的人,你是一个有担当的人,我觉得其实就像是我们交朋友一样,我就是希望能交到这样的朋友。所以,这是非常重要的,快乐的根本之道。
  媒体:Forevermark®永恒印记我们都说它是一个很好的幸运的魔咒。第一年的刘雯、然后是范玮琪夫妇包括汤唯、赵薇、包括第五年是你,有没有想到过人生另一半什么时候出现?
  张静初:我真的不太有这个期待,因为我觉得我这个人有点麻烦,首先是我太窄,接触的人非常非常少。可能每个人都说自己的圈子很窄,其实我们也一样,我们接触大部分都是工作中的人,自己的私人时间非常少。或许哪天这个人就出现了吧。
  媒体:想问一下你最近自己的演艺工作在忙什么?设计过程中我们一直提到「初•心」两个字,进入演艺圈你的初心是什么,最初的梦想是什么,你又实现了什么?
  张静初:《三体》刚刚结束拍摄。这段时间准备下面的戏,还有就是我们今天见到的这些工作,可能穿插在中间。下半年还是有可能会拍一个电视剧和一个电影,所以一忙可能又到过年了。
  媒体:进入演艺圈最初的梦想是什么,实现了吗?
  张静初:其实我这个人要求不能说挺低的,但是我一般可能不会给自己定太多不能控制的理想。比如说一定要多成功,一定要多有名,要赚多少钱,这些都不是我的理想,我觉得这个不可控,而且它是一个可能你没有办法有满足感的一件事情,因为物质的东西是很难让一个人满足的。
  我可能想做的就是我希望能够拍好的电影,做一个好的演员,能够在荧幕上觉得这个人这段生命是真的,我觉得还挺有意义的。因为我们的生命每一天可能没有记录就过去了,我的荧幕上可能比我的生活中还真实的,所以如果能够在我还当演员的日子里,每一个角色都是特别真实的去生活,能把这些情感传达给观众,这就最有意义了。想的也没有那么多。
  媒体:你自己在选择一些配饰方面有什么喜好吗?
  张静初:我自己很喜欢比如说很简单的钻饰。我生活中哪怕穿T恤也会戴大颗的钻饰,也喜欢古董一点的首饰,因为我的衣着很简单,所以首饰变得很重要。
  媒体:首饰类别偏爱哪些?
  张静初:我喜欢耳环,活动的时候我喜欢项链,因为会穿抹胸什么的,我觉得女孩子脖子很美,所以漂亮的项链很重要。
  媒体:这次跨界做了一次设计师你觉得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张静初:整个过程都是挑战,是从无到有的过程。人许下一个承诺的时候真的需要勇气,因为我当时答应下来以后就脑子里一片空白,怎么办?就是两个词语,就是怎么能够让它实现。我自己对珠宝的概念就是,我希望它是有生命力的。因为它作为一个很漂亮的石头,很璀璨可是也很坚硬,怎么样通过设计让它变得很灵动,能够衬托人的一部分?我觉得这个是很难的一件事情,因为我不知道我能不能做得到。
  媒体:能分享一下你得到的第一件珠宝是什么吗?
  张静初:我其实得到的第一件首饰是我爸爸送给我的,是一串玻璃珠子,但是我到现在还保存着。
  媒体:《三体》是科幻的小说,是不是跟以前拍戏的感觉不一样。
  张静初:对是比较困难,要经常对着浩瀚的宇宙,我要进入她的世界观,进入她的思想和进入她的宇宙观,挺有挑战的,但是也挺长知识的。
  媒体:你觉得,珠宝对于女人来说意味着什么?
  张静初:珠宝对于一个女人来说就是一种被宠爱的感觉。因为它很闪耀,生活中哪怕是很简单的衣服,可是如果有很精致的珠宝或者哪怕很简单的单钻什么的,都会看起来很精致。
  媒体:你是毕业于中戏导演专业,但是上次《如果没有好好爱》这部戏本来应该做导演的,但是错过了,以后有这样类似的计划吗?
  张静初:还是要等到剧本各方面都准备的很成熟,之前可能也是时机没有特别成熟,所以我觉得还可以再等等。
  媒体:你在接戏的时候有什么标准?
  张静初:其实我的标准就是,我没试过的类型,还有就是如果这个角色挺打动了我,我就会想试一试。或者是可以跟我一些没有合作过的国家或者团队或作。我好奇心也挺强的,觉得演员这个工作很有意思,可以有机会跟很多以前我很崇拜的导演,像徐克导演、许鞍华他们合作。以前是看他们的作品,或者是一些欧洲片、美国片,到底是怎么拍出来的,他们找我演我就去了。所以我做的这些选择就是像水瓶座的风格,就是随风而去,可能会做一些并不是很理智的选择,而是凭着兴趣去的,也没有特别的研究这个对我的事业有多大的好处,拍完这个知名度能到哪里,这些没有想过。
  媒体:拍了十多年觉得遇到了瓶颈期吗?
  张静初:大概2011年、2012年我觉得到了瓶颈期,觉得我的表演是永远正确的表演,但是没有惊喜,我就觉得一定要突破要不然就永远在那儿了,就是一个永远正确的演员,我觉得没意思。
  媒体:后来是如何做得调整?
  张静初:停了停,去纽约上上课,看一些别的演员的表演,去找原因。我是生活中太追求安全感的人,所以我的表演也是追求安全感的,比如我会想这样做是不会出错的。我要做的就是把这些扔掉。还有就是导演把关,我就是太怕出错。
  媒体:因为你出道之后差不多就得奖,拍了很多片子,你觉得这么多年中国电影的一个变化趋势是什么?总红毯去国外的时候自己的体会有哪些?
  张静初:其实我没有怎么想过,就是觉得我自己看电影越来越多的会看国产电影,真的咱们的好片子越来越多。像我最近看的电影,已经连看了两部,《捉妖记》、《煎饼侠》都很好看,还想去看《大圣归来》。
  媒体:你的英语很好,美术功底也很好,还有什么大家没有发现的特别的才能吗?
  张静初:我没有什么特别的才能了,就是因为那个环境把我放在那儿,我就尽力而为。比如因为之前需要语言,所以尽力而为。这次这个设计也是很多他们后面的设计团队帮我再加工的,也是大家的帮助,如果仅靠我自己真的是完不成的。这只是一个在他们的帮助下的一次很安全地一个涉猎另外一个行业。
  媒体:去好莱坞这件事情你自己怎么看?
  张静初:我自己从来都没有一个什么特别的看法,因为可能很早以前我去拍《尖峰时刻》的时候别人都说怎么一点宣传没有,我有机会接触很大的制作,确实他们做商业片类型也很厉害,所以有机会看一看,想法就是仅此而已。我自己认为作为一个演员演的比较过瘾还是中国人为主的电影里,国产电影里。所以我从来都没有把它当作一件多么厉害的事情,或者了不起的事情。我去美国拍戏了,就跟我去欧洲拍戏、去芬兰拍戏一样的感觉,就是满足自己的好奇心,而且可以接触很多很棒的人。

将本文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