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首页 > 珠宝人 > 经理人> 正文

战略、资本、人才 三位一体打造深度制造

时间:2017-04-04 15:09:00 来源:深圳珠宝网

——专访深圳市翠绿首饰制造有限公司市场推广总监武珺

 \

  翠绿首饰是深圳老牌制造企业,远有一直旺销历久犹新的“炫舞金”产品,近有已经渐开市场反响强烈的“猫眼砂”工艺,它每一次的创新研发,都具备冠盖行业的颠覆性与震撼力。提及珠宝制造的深度,翠绿市场推广总监武珺对自己所处的团队有一种油然而生的自豪感,她说,产品放在一起,别家和我们家的区别仍然明显。为什么呢,一方面是企业有没有未来市场的眼光与判断力,再有就是有没有信心与魄力投资设备,第三还得有那么一群实干巧干的人,让设备做到物尽其用,又能宣传与销售。

  愿每个身处行业的业者都能有这般的自信,愿“深圳珠宝”金字招牌常在常新。

  在您看来,深圳珠宝制造业的优势是否依然存在?又是否存在一些迫切需要克服和改善的短板以及窠臼?

  优势肯定存在的,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其一,深圳是全国珠宝集聚地,制造优势及规模暂时还无法取代;其二,是深圳作为珠宝行业的信息中心,国际信息来源很快,更新速度及时;其三,深圳珠宝业配套齐全。

  短板方面则是大部分企业重噱头,不重工艺与产品,在设备方面缺乏重视。例如千足金和万足金及后面更多9的到底有多少差别,眼睛是看不出来的,通过检测也仅仅是小数点往后数的差别。但是目前的黄金越纯越软,在工艺表现上就会有局限。

  对于这种现象,也不能太过批判,因为黑格尔一句话,年少时我虽然不太认同,但是也有一定的道理,即“存在的,就是合理的”。国人对“纯”的崇拜由来已久,现在虽然有所改观,尤其是90后根本不关心黄金的材质了, 但市场上依然存在很多这样的消费群体,你只告诉他“这是万足金”,他就会丢下手里千足的。除了追求“纯”还有“面子”。对材质纯度的追求,还有很长时间的过渡期。 

  在您看来,珠宝制造的“深度”应该体现在哪些方面?在产品同质化以及价格竞争非常频繁的当下,企业应该具体做些什么来提升制造的附加值?

  珠宝制造的深度体现在工匠精神和机械化上,第一,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不求快,不为追求量而放弃其他,用心制造珠宝;第二,机械化的设备才能带来标准化,才能提高生产率。

  如何提升附加值:第一,注重原创,特别是在产品设计方面的原创性。第二,工艺方面的改进,例如3D硬金就是把黄金由软变硬。第三,在材质方面的创新,比如由最开始的黄金,后来有了铂金、钯金,钛金等等,而不是仅仅在黄金的纯度上做文章。第四,重视消费者的研究,例如国外的潘多拉在佩戴方式、体验等方面的不同,一下子就在国内风靡开来。

  行业内有种观点认为,创新就意味着高风险,市场接受的过度滞后,使得充当先头部队的企业总是无法好好享受创新的成果,进而为后来者做了奠基同贡献。您怎样看这种观点?在您看来,企业创新是否伴随着高风险?而这种风险又是否将打击到企业创新的积极性?

  这种现象是存在的,主要是因为企业间互相借鉴,监管保护不够。

  创意并不完全意味着高风险,我在这里举例说明,比如翠绿在2007年上市的炫舞金,当初翠绿制造从国外引进了非常先进的生产设备,并加以研发制造,使炫舞金的产品在外观上极具特色,当时有一个现象,其它品牌及展厅采购了炫舞金的产品换上自己的LOGO,大家也知道来自翠绿,当时不仅为企业赢得了口碑,也带来了附加费等方面的收益。之后,其它公司也进行借鉴模仿,但是产品放在一起,区别仍然明显。为什么呢,一方面是企业有没有未来市场的眼光与判断力,再有就是有没有信心与魄力投资设备,第三还得有那么一群实干巧干的人,让设备做到物尽其用,又能宣传与销售。最近,我听说某公司采购了价值不菲的设备,可是没有人会用,机器闲置,造成了很大的浪费。

  “炫舞金”这一品牌在2007年开始实施与后期开展中,的确有其它公司不断前来调研,2009年我就在展厅亲眼目睹同行一下来了一个团队,企业顾问、设计、策划、调研员等都来了。所以模仿者也不少,甚至降低工费与之竞争,但是当时“李逵”与“李鬼”的差异还是很明显,即创新也要有深度,让借鉴者一下子模仿不到精髓。我也很佩服翠绿的领导,非常大度与自信,用“来了就是客”的欢迎态度对待所有的业内调研者。

  也就是说翠绿制造当时的创新,因为有工艺的深度及款式不断创新的广度,规避了风险,不仅让企业受益,同时也激发了行业对设备的投入与新品的开发力度,向特色产品及细分市场迈入。

  所以,创新要有深度与广度就是这个意思,它能暂时领先,不会一下就被模仿与超越,而给团队带来了创新的喜悦与成就感。

  无论繁荣抑或萧条,产品仍然是企业之本。作为深圳珠宝制造业龙头企业,您的企业有哪些在工艺、技术上的创新之举,可以和我们分享一下吗?同时,也请您给我们介绍一下贵企业的制造优势。

  作为老牌制造企业,翠绿行事虽然向来低调务实,但从来没有在创新研发上停步。比如“炫舞金”这样的产品品牌及工艺创新,自07年到现在都是很走俏的,现在又研发了新的工艺“猫眼砂”,广泛应用在黄金、铂金与K金镶嵌上,形成一条像猫眼的星光一样的光带,质朴、灵动而明亮,黄金类的《幸运星》与K金镶嵌的《浪琴湾》系列主题产品,在市场上反应很好,现在其它公司也在打“猫眼砂”了,这可以说是翠绿制造对行业又一工艺技术的奉献,但是我敢说创新起源及命名绝对是在翠绿,因为这个名字就是我命名的。我和“炫舞金”工艺团队拍档多年,合作很有默契,他们在工艺创新过程中,会及时与我沟通工艺的运用及款式的开发。最初看到这种工艺的时候,我看到的像是猫眼的星光,非常灵动流转,脑中想到的是头顶的浩瀚星空,明亮而永恒,因此将其命名为‘猫眼砂’。而它灵动的光芒,摄影师目前都无法在静态图片上还原,只能亲眼观看与佩戴才能感受到它的奇妙。

  翠绿的制造优势也很明显,首先在材质上,以黄金为主,铂金、镶嵌等主流材质与品类都是自主研发与制造,二是体现在高资产上,翠绿制造的机械多且全,对机械方面的投入资金大,这些领先的设备,可以成就领先的制造工艺与代表产品,譬如空心链技术,戴高乐项链和猫眼砂产品等。

  工业4.0给我们描绘了一个机器取代手工制造、智能与大数据指导生产的未来趋势,在您看来,这样的趋势在珠宝行业是否行得通?随着机器先进度与优越性的提升,未来珠宝业是否能改变劳动密集型特点,实现机器规模化生产?

  目前有些行不通,主要是由于珠宝产品琳琅满目,没有统一的标准,只有戒托、镶口等部分产品可行,部分工艺如手工倒模、喷蜡等都需人工的加入。

  因为未来可近可远,不可说太远,所以近些年的珠宝业,只能说能降低劳动密集,而不能在短时间内改变。

  我们也来谈谈对于工匠的培植与提升,在您看来,行业加工制造类人才是否依然紧缺?作为企业而言,应当采取怎样的措施来提升技术人才的水平,同时,也遏制住人才流失频繁的现象?

  加工制造类人才依旧紧缺,人才缺口大。

  建议设置专门的专科学校培训,之后进入工厂实习。遏制人才流失其实不是个复杂的问题,都在讲人的五重需要,最基本两点:你工资给的合适吗?你尊重人才了吗?

  近年来,合作共赢成了行业热题,那么在您看来,对于加工制造类企业而言,建立联盟、统一数据库、订立工费标准这些举措是否可行?若可行,它们将对珠宝业未来发展起到怎样的推动性作用?

  目前不太可行,建立联盟是个方向,但是企业各自都有各自的市场,各自的算盘,部分可以整合。

  如果可行的话,那就可以减少行业内的恶性竞争。

  您眼中的深圳珠宝制造业未来是怎样的,也请您跟我们描绘一下您期待中的蓝图吧!

  未来应该会向欧美市场靠拢,更加的专门化,专业化。

将本文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