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首页 > 珠宝人 > 设计师> 正文

熏陶渐染,博采入玉雕,举重若轻的主题化翡翠新创作

时间:2016-12-12 14:08:41 来源:深圳珠宝网

\

  杨鹤乾,1986年出生翡翠贸易世家,家族自曾祖父一代起便在云南大理经营翡翠等商品贸易。

  由于腾冲乃自古以来的翡翠加工贸易名城,到父亲杨儒一代全家迁至云南腾冲。父亲杨儒自学玉雕,并创办艺盛和珠宝店及艺盛和玉雕培训班,获得云南省玉雕大师称号。

  于是耳濡目染中,杨鹤乾自童年起便开始对翡翠设计雕刻积累认识。大学期间杨鹤乾弃理从文,并开始自学设计,学未毕业便回到家中企业立志从事玉石珠宝设计,此后组建艺盛和珠宝设计研发部,担任设计总监。

  其研发部从各艺术形式中广采博取,题材涉及古今中外。力求以全新的视角、多变的表现形式,给近乎百年一成不变的中国玉石珠宝设计开拓新的可能性。

  中国历史美学翡翠化

  杨鹤乾对于全新视角的玉石宝石设计开发有自己的产品计划,完整、宏大而实在:

  “从旧石器时代起到民国时期先将整个中国美学历史梳理一遍,对其中或者值得挖掘开发的、或者需要深度解读、或者有必要进行重复强调的美学焦点,以翡翠为主要载体进行珠宝装饰化的表现,就是进行珠宝设计、生产,让它们进入中国的千家万户。”

  选择这样宏大的出发点,不仅创作上难度极大,消费市场的接受度也难以预测,但杨鹤乾显然对此已有考量,“无论从中国历史基础教育来看或者从文化遗传角度甚至从民族主义角度来看,这些都为我们的产品做好了铺垫。也就是说,对于我们将要生产的产品,中国消费者是有知识背景或者情感基础的。”

  对于这种按断代史进行的产品设计规划,似乎只需要做进行知识考古的案头工作准备,然后照搬图形,进入产品,把早已进入帝王宰相陵墓的图案形制又重新摆出来。

  杨鹤乾却说,“其实不然”。

  “我们计划中的产品有几十期,每期产品有几十到上百件不等。每过一段时间,我们会对各期间产品进行更新、‘升级’、或者分化。”

  “以《春秋战国》为例,在这一期发布之后,首先我们会接着对这一期的产品进行丰富补充,其次我们会尝试以不同的表现手段、形式去展现这一期的产品,而后我们还会将这一期进行细化,分化出新的许多期,比如《敬天礼地》《金戈铁马》《百家争鸣》,比如《百家争鸣》到后期又会分化为不同的很多期。”

  杨鹤乾选择以断代史的方式进行产品规划,更重要的原因在于他可以让研发部的设计规划思路更加清晰,“这只是一个形式上的安排。比如我们并没有按旧石器时代——新石器时代——夏——商——周……的方式安排我们的产品。”

\

\

  他们的第一期产品是《原始艺术》,它已经包含了新旧石器时代,而第二期便直接跳到了《春秋战国》(仍在继续开发、更新、升级)。

  《春秋战国》具体的产品概念则从夏商周涵盖到汉朝,更确切地说它包含的是中国的青铜时代以及此后的铁器时代。

  “我们提炼出其中的文化共性,将这一‘族’的产品统一归为一期。‘春秋战国’并不表示具体时代,而是与那一时代相关的某一种深沉的历史力量。取名‘春秋战国’是因为这四个字很美,时空命运好似都在里面,字字铅锤道出华夏民族之‘人’,在其第一个黄金时代觉醒过程中的绚烂和残酷。”

  “本期开发的关键词‘敬天礼地’‘金戈铁马’‘百家争鸣’等各是一个范畴,细细摩挲都各有其可敬可叹可爱之处。”

\

  同步多空间艺术语言 淋漓表达

  “无论我们选择哪一个美学焦点进行设计生产,首先我们需要考虑的是,此焦点是否与我们主要的珠宝材质“翡翠”本身的气质相冲突。”

  杨鹤乾在用翡翠雕琢出中国历史美学中,也有在热情背后自己的冷静和坚持。

  “任何材质在生理视觉反应和文化暗示上都有其恰当的界限。比如花岗石更应该表现崇高而不应该是优美,大理石更应该表现冷静而不应该是热情。前人没有总结过翡翠材质的表现界限,我们可以尝试不断去拓展这个界限,可这种拓展不应该是无意识的、无节制的。”

  中国历史美学翡翠化的创作在材料之外,也给杨鹤乾和他的研发部设置了诸多需要跨越的荆棘困阻。

  首先是基础图形设计。“无论我们选择表现哪一个美学焦点,可供我们直接参考的图形材料都十分稀少。以《春秋战国》这一期为例,大多是重复图案变形,比如饕餮、夔、凤鸟、兽面等等。我们需要精心筛选重新设计并将更多值得表现的神话、史料、文字巧妙地转变为可视化的三维设计。”

  接下来是表现的问题。

  “以《原始艺术》这一期为例(本期产品挂件还未全部完工,镶嵌画及摆件还未面世),原始主义在欧洲文艺复兴之后便已经开始在欧洲流行。伊拉斯莫斯、蒙田、卢梭、梭罗等从哲学、文学角度,爱德华·泰勒、保尔·拉定、坦利·戴蒙德等等则从人类学角度表达出对原始主义的推崇,他们的研究引发人们对现代人类社会的强烈反思。”

\

  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思想家卢梭对“自然之子”的推崇,他对文明进步与道德退化的逆反现象的忧虑,在社会中引起强烈反响。卢梭的法国同胞画家高更,放弃巴黎资本主义大都市生活,到南太平洋岛屿的原始人部落中追寻自己的伊甸园之梦。高更离开时并没有多少名气。在生命的最后阶段,他带着自己227幅关于原始艺术的作品在巴黎亮相,立刻引起极大轰动。

  欧洲20世纪现代主义艺术家成为原始艺术最早的响应者,法国拉斯科洞穴中的壁画使马蒂斯赞不绝口,意识到原始艺术中的倾向和表现正是自己孜孜以求的东西。

  同样,毕加索、阿波里奈尔等人也在非洲与大洋洲的面具、人像中来发现审美的特质。单从他们的作品造成的社会反响而论,无论在对原始艺术的内容还是形式表现上,他们都是成功的。

  “那么我们便不能对他人在这一领域成功的表现和创造充耳不闻视而不见。所以我们的每一期作品都力求能与当下对有关这一领域所取得的艺术成果保持同步并且进行独创性的设计。因为艺术是一门共通的语言,凡是表达相同情绪、体验的艺术主题,无论古今,无论中外,只要能对主题本身进行更充分、更淋漓尽致、更深刻、更恰如其分的表现,我们都会借鉴使用。”

  人情人意 宜古宜今

  “所以大家会看到,其一,我们的产品好像以中国断代史的方式进行产品开发,其实不是。其二,我们的产品都在中国文化符号的外衣下,于表现形式上又有新颖、陌生感。因为我们是在基于中国文化符号,以不限定的艺术方式表现形式,选择一些有美学价值的文化主题在表现、表达‘人’。”

\

\

  “比如我们正在生产的以中国南北朝之后佛教为模板的《佛陀遗馨》,我们产品的目标不在于让人们如何在佛像前匍匐捣首,而是关注人们对佛教热过了之后的那一点点情;以唐宋伊始的中国山水画为模板的《林泉之致》,我们以基督教之与十字架的方式看待中国人之与山水画;以明清小说为灵感的《怀金悼玉》,着重的是已经遗落的古典式爱情。认真勾引,认真失身,恩情苦雨中为奴为王。爱之爱彻全隙,镂心刻骨。恨之舟倾车折,以死而赴。就是这些遗失了的东西,好容易找回来的东西,总会让人欢喜非常——人在所谓进步中能得到的福祉,就是这些。欢天喜地,终于获得的,是本不该失去的东西。”

  当然,杨鹤乾他们并不打算只穿着历史的马甲。只是关注历史那些“宏大叙事”的文化主题并不是杨鹤乾的所有出发点。

  “我们前期也开发了几期类似《百宝箱》《纷纷情欲·雪花》《精灵族》等贴向现代流行时尚的产品。在将整个中国美学历程经过认真梳理之后,我们将把研发重心往这个更细腻的方向调整,使翡翠的表达更全面、更立体,力求使翡翠以更多元的形式在现代社会翻开新的篇章,为让翡翠成为现代国际珠宝舞台上重要角色而尽绵力。”

   (文/刘娟)

将本文分享到

    相关新闻